“二八文学网”最新网址:https://www.28wxw.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二八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汉末独行 > 第二百六十一章 洛阳

第二百六十一章 洛阳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好书推荐: 橙花小主有点甜 国潮1980 操盘手札记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摘仙令 我行走在诸天世界 最初进化 神凰不为徒 修仙从钻木取火开始 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我

王越没有和李鍪多说话,不过他将韩幸留下了,王越给韩龙留下了一句话。

“虽然这么多年你都不回家看上一眼,虽然这么多年你都没有去看看你的先生,但是你的先生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忘记过你,韩幸也算是老夫的关门弟子,收徒的时候,管老头告诉老夫,他害怕你一个人太要强,在外面受了委屈!

那是一个执拗的老头子,天下无论是世家还是诸侯,无论是权势还是生活,他从来没有因为这些低下过头,但是对你不同,他愿意为你这么一个不让他省心的家伙放弃他的原则,甚至他的一切。

若是有时间,若是忙完了,你就好好的去陪陪那个老家伙,岁数这么大了,他也活不了多久了。”

听着王越那平平淡淡的话,听得韩龙心中难受的紧,甚至可以说是,越来越痛。

“王师....”韩龙朝着王越躬身下拜,但是王越没有回头,也没有回话,就这么走进了黑暗之中,如同老头儿这一生,一直就藏身于黑暗一样。

与此同时,李昊和牛二等人也走了上来。

“我等也要和你好生谈一谈了。”李昊轻笑着和韩龙说道,“先说一件事,某家几人和那位少将军一起,明日就会回到幽州塞外,至于那些人手我等也就不留下了,毕竟他们的面貌,太特殊了一些。”

“某家明白!”韩龙点了点头,“这次真的是多谢几位师兄了,而且小弟还有一件事想要拜托几位兄长...”

“你是想说让我等去照顾你的妻子么?”李昊是韩龙的师兄,可是实打实的师兄,对于韩龙的了解,也是十分通透,在韩龙刚刚说出来那句话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韩龙想要干什么了。

“小师弟的这点心思,还是瞒不过师兄啊!”韩龙轻笑着,“日后这段日子某家的妻儿就要拜托师兄了,还有先生那里,希望师兄能够替小子给先生道一个歉,日后某家放下一切的时候,一定会亲自去给先生赔罪!”

“放心吧师弟!”李昊轻笑这说道,“不过还有第二件事需要让小师弟知道。”

“师兄请说!”

“两天前,也就是六月十七,任城王曹彰曹子文,暴毙于洛阳城中,大魏皇帝曹丕曹子桓一口血吐出来,直接昏厥了过去!”

李昊说完之后,韩龙就直接愣住了,他或许是真的想不到,那个曾经将他带出并州的小村庄,将他第一次带进这个大世之中的,鄢陵候曹彰就这么“暴毙”于洛阳城中。

“知道是谁下的手么?”李昊说曹彰是暴毙,但是韩龙说什么也不会相信,“到底是谁做的?师兄可知道么?”

“不知道是谁,但是无论是谁,无论是怎么下的手,无外乎就是那么几种罢了!”李昊不屑的嗤笑了一声,“他们就是那些人,那些世家之中的人,也就是那几个人罢了。”

李昊的言语之中带着诸多的不屑,不过这也难怪,相比较于曹彰的纵横天下,横行塞外,这群所谓世家的鬼蜮手段实在是上不得台面。

韩龙看着李昊,虽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但是牙齿却是紧紧的咬着,“具体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

..........三个月前的洛阳,一如既往的风轻云淡,只不过这平静下面带着严重的肃杀之色。

校事府在一夜之间风云变幻,时任校事府掌事官的李昊无奈出逃,而这个时候,整个曹魏那就是风雨飘摇了起来。

不过这种风雨飘摇却是在很多人小心翼翼的控制之下,竟然是没有波及到其他的地方,或者说没有波及到前线之中。

此时在这个风雨飘摇之中,作为大魏的国都,洛阳城更是这个旋涡的忠心。

由于没有安排太子监国,这权利都已经下放到了三公之中,而且因为曹丕就在宛城,很多事情都会让曹丕在宛城处理,但是无论是如何做,曹丕所经手的所有事情,都要现在洛阳过一遍手,这也是规矩。

但是就在这种情况下,曹丕成功的被隐瞒住了,在前线打了足足的半年仗,而整个曹魏在以洛阳为根基和圆点,慢慢的扩散到了周围,正在不断的经受着风雨。

而在这个风雨最大,旋涡最大的时候,一个人匹马单枪的走了进去,一进去就如同一根定海神针一样,镇住了这满城的风雨,镇住了这满城的飘摇和动荡。

“任城王曹彰,来此朝拜!”一声大吼,传遍了整个洛阳城。

洛阳城中的所有人,谁都不知道曹彰这个时候为什么要来朝拜,但是洛阳城中的所有人,谁都知道曹彰这个时候为什么来。

空荡荡的大殿上,哪里有哪一个人值得曹彰出来朝拜?

曹丕不在,没有留下任何一个人当监国太子,甚至也没有留下任何的口谕和手令,满朝的大臣听着外面曹彰一个人在那里大声嘶吼的声音,一个个有些不知所措。

很多事情他们都可以做,很多话,他们在某些情况下,那也可以说的肆无忌惮,但是这些话和这些事情都不能摆在明面上的,尤其是不能摆在了曹彰的面前。

若是他们不妨进来,曹彰这般嘶吼,恐怕谁也不敢保证让那位爷等急了他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但是同样的一个道理,若是让他进来,他只要这么一跪,这满朝文武,谁敢承受,空荡荡的皇位此时无人问津,除了他曹彰曹子文,谁还敢对这个位置有丝毫的不尊敬。

最重要的是,他们知道一句话,那就是请神容易送神难!

最后一直闭目养神的司马懿,想出来了一个办法,“若是将....卞太后请来如何?”

此时朝堂还是王爷,亦或是后宫之中,能够压住曹彰的人,几乎是没有了,但是司马懿的这个人选,还真算是半个,毕竟卞氏也算是他的母亲。

若是卞氏能够出现朝堂之上,恐怕曹彰也必须要低下头颅。

不过若是想要请求卞氏出山,那也是十分的不容易的,尤其是当他们发现卞氏已经有很长时间不问世事了。

他们对于这件事就更加的不靠谱了。

“太后隐居后宫多年,不知道我等如何做才能让太后出山?”下面的臣子实在是不觉得这是一个可行的办法,“而且太后就算是出现,那也是任城王的母妃,恐怕也不会....”

现在他们在做什么事情别人不知道,他们自己还不知道么?

现在他们在想什么,他们居然想要让任城王曹彰的母亲出面,然后帮助他们对付任城王,这不是胡说八道一样的么?

不过司马懿却是没有任何的问题,而是笑了起来,“若是我等还有鄄城王出面呢?”

听到鄄城王三个字的时候,所有人的脸色蹭的一下就变了,主要是这个名字实在是有些太下人了。

鄄城王不是别人,正是当年差点成为了这曹氏主人的曹植!

曹植这些年过的是真的不怎么样,其他的不说,从曹丕当上曹家的主人之后,曹植基本上就保持着一年一挪窝的架势,保持着不变。

而且这一动就是这么多年,几年之间,曹植虽然没有死,但是也真是被曹丕折腾的够呛,全天下的人都说,若非是卞太后还努力的活下去,恐怕曹植早就去追随先帝了。

建安二十五年正月,曹操病逝洛阳,曹丕继王位,曹植时年29岁,作《上庆文帝受禅表》、《魏德论》。

可谓是想尽了办法,想要去拍马屁,想要让曹丕原谅自己,只不过他失望了,甚至是没有得到任何的好结果,所以十分任性的曹植,在没能得到什么好结果之后。

他还在曹丕称帝之后,穿上丧服为汉朝悲哀哭泣,这一下子是真心的将曹丕给得罪了,一度要弄死他,若非是苏则参与其中,卞太后再次出现在他们的面前,给自己的儿子求情,恐怕那一次曹植就已经没了。

(这件事是真的,曹植的任性不单单体现在他和曹丕争夺王世子之时,在全面碾压曹丕但是时候,还敢各种作死,更是体现在他在曹丕登基称帝前后的时候。

《三国志·魏书·苏则传》:初,则及临菑侯植闻魏氏代汉,皆发服悲哭,文帝闻植如此,而不闻则也。帝在洛阳,常从容言曰:"吾应天而禅,而闻有哭者,何也?"则谓为见问,须髯悉张,欲正论以对。侍中傅巽掐。则曰:"不谓卿也。"于是乃止。)

再之后,曹植的大汉游览就彻底的开始了,曹丕让他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什么叫做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黄初二年,三十岁的曹植被徙封安乡侯,然后被曹丕勒令去封地居住,直接就被轰了出去,俗称的眼不见心不烦。

而且和曹彰不一样,同样都是封侯乃至封王的人,曹彰这种成天说自己在封地里憋屈着,实际上想去哪儿就去哪儿的人不同,曹植的看管比任何人都要强大。

而且这还不够,在同年七月,刚刚在安乡立足的曹植再次接到了曹丕的旨意,让他从安乡挪出来,改封鄄城侯!

要知道最开始他在河北冀州,也就是邺城附近,然后被叫到了洛阳,被他们的母亲卞氏保护了起来。

之后被曹丕一句话从洛阳扔了出去,扔到了安乡也就是扔回了河北冀州到幽州那一带。

扔出去之后还不够,同年七月改封鄄城侯,鄄城在哪儿?

鄄城可是青州的地方,虽然冀州和青州不进,但是这两个地方也是相距不下千里的。

被封为鄄城侯之后,曹植不想这么快离开,毕竟在安乡刚刚稳定下来,就再次离开,实在是有些过不去了。

不过这不重要,三百名曹丕麾下最精锐的虎卫军,在许褚亲儿子许仪和被曹操一直养在府里的典满两个人带着,直接将他给堵住了,两个年轻人铁青着脸问道,“您是自己动,还是躺好了我们帮您动!”

被这一幕弄得生死两难的曹植选择了屈从,磨磨唧唧的离开了安乡,然后赶去青州的鄄城。

但是这个时候,有传言说是有人再次在曹丕的面前给曹植求情了,不是他们的母亲卞太后,而是曹丕的皇后甄宓!

这件事是真是假没有人知道,但是众人都知道的是另外一件事。

曹魏的皇后,曹丕曾经最钟爱的妻子,再被曹丕冷落许久之后的黄初二年,死在了洛阳的宫中,她生前最喜欢的儿子也差点被杀死,若非是后面的郭皇后苦苦求情,用自己的性命将他保了下来,现在甄宓已经绝后了。

而且最扯淡的是,在黄处二年六月,甄宓被曹丕赐死,然后黄初二年七月,曹植再次被曹丕赌气一样的迁徙,但是这一动却是让他安稳了许久许久的时间。

而且在黄初三年四月,曹植因为封地为鄄城这件事,再次回到了洛阳,然后被封为了鄄城王,而他也应该是这个时候得到了曹丕赐死自己皇后甄宓的事情。

然后他干了一件很任性的事情,黄初三年四月,曹植回到鄄城的途中,再次有感而发,他写下了著名的《洛神赋》!

虽然最后官方给出来的答案是,在《洛神赋》之中,曹植描摹了一位美丽多情的女神形象,把她作为自己美好理想的象征,寄托了自己对美好理想的倾心仰慕和热爱;又虚构了向洛神求爱的故事,象征了自己对美好理想梦寐不辍的热烈追求;最后通过恋爱失败的描写,以此表现自己对理想的追求归于破灭。

但是咱们放弃这个说法,《洛神赋》写了什么,那就是写了他曹植看见了一个贼漂亮的妞,然后对那个大美妞一见钟情(见色起意),结果曹植每天都对那个大美妞爱恋,迷恋乃至明目张胆的求爱,最后....失败了。

这些话让他哥哥曹丕看都了之后,曹丕会怎么想?曹丕的脑子会炸了的!

(黄初二年六月,甄宓被曹丕赐死,这是实打实的一件事情,但是很多人说的都是郭皇后弄死的甄宓,但是这个说法,作者十分的不认可。

首先先说甄宓之前的种种也就不说了,甄宓的儿子曹叡的身份,那也是说过了。

但是换句话说,就算是甄宓之前的种种谣传都是假的,但是甄宓有一件事是真的,他是死在黄处二年六月,甚至对于这件事,三国志里面有着十分详细的记载。

《三国志·方技传》:文帝问宣曰:“吾梦殿屋两瓦堕地,化为双鸳鸯,此何谓也?”宣对曰:“后宫当有暴死者。”帝曰:“吾诈卿耳!”宣对曰:“夫梦者意耳,苟以形言,便占吉凶。”言未毕,而黄门令奏宫人相杀。无几,帝复问曰:“我昨夜梦青气自地属天。”宣对曰:“天下当有贵女子冤死。”是时,帝已遣使赐甄后玺书,闻宣言而悔之,遣人追使者不及。

史书或多或少都会为他遮着丑闻,不过遮住归遮住,还是不难看出来,曹丕为了赐死一个皇后,那也算得上是费劲了心思,毕竟和他后面的郭皇后相比,甄宓大小也算是一个世家女。

而且诸位请看,三国的战争说白了就是世家和寒门,无论是哪一路的诸侯,无论是哪一个势力或者朝堂,都是世家和寒门或者说某两个势力在不断的交锋。

西川刘氏下面的,益州势力和荆州势力的交锋,还有东州人士穿插其中等等,这是一个标准。

然后江东就是江东本土的四大世家以及各路小诸侯,和孙家的交锋,之后孙家收到了外来势力,也就是淮南淮北方面的人脉和兵马,这才开始了江东的基业。

至于曹氏,那是最扯淡的,他们的朝堂那就是赤裸裸的寒门和世家的交锋,不过这也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曹氏的朝堂之中,他们的心胸和气魄是最大的。

从曹操时期的麾下双谋并立,到后面的五大谋士无一不说明着这件事,双谋并立就是寒门之中的戏志才和世家之中的荀文若。

很明显双谋并立的时候,戏志才死得早,不过戏志才死了不重要,临走之前各种交易之下,郭嘉出现在了曹操的面前,同时也得到了曹操的最大的信任,然后两个人慢慢发展成为了五大谋士,以及寒门世家双向争锋。

程仲德是寒门之中的老成持重的那是一定的了,贾文和虽然不声不响,而且岁数和程仲德差不多大不说,他也是天下有名的寒门谋士,再加上一个曹操麾下最信任的郭嘉郭奉孝!

虽然世家之中也算是有着荀家的叔至,一个荀文若,一个荀公达自然也不比任何人差,但是整体来说寒门的势力当初要强过世家的。

但是这个具象慢慢的就变了,世家越来越强了不说,荀家叔至之后还有和他们同一个时代的钟繇,司马防等人,还有比他们小上一些的各个世家子弟。

陈群,司马朗,司马懿,贾逵,邢颙等等等等,而寒门之中,在郭嘉死后几乎陷入了绝境之中了,哪里还有什么能够拿得出手的人来,除了这些之外还有很多让人尴尬的事情。

从曹操到曹丕,寒门能够称得上是人物的就只有这么几个人,老臣卫尉程昱,太尉贾诩,除了这两个之外,还有什么人物,张既最后到顶也不过就是一个凉州的刺史,梁习也不过就是一个并州刺史,位高权重也好,不过如此也好,就看各位怎么想了。

之后无论是苏则还是杜畿等人,那也就是到此为止,直到他投靠了世家,三代之后确定了世家身份之后,他们杜家才变成那般势力。

至于曾经寒门天下的将门,在曹魏的末期,那都成了什么玩意,寒门已经没有了存在的可能性了,甚至可以说,托了曹丕麾下的世家,和那二百五的曹叡的福,曹家的天下,就已经慢慢的变成了世家的天下!

司马家能够取代曹家,甚至于最后完成一次堪称神迹的三国归晋,与其说司马家一门三代人的努力,不如说是世家一共将近五百年的努力换来的!

从大汉开始的世家豪门为猪狗,每一个外派的能吏到达郡县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弄死那里的世家和豪门!

然后打土豪分田地,顿时全郡上下都其乐融融,快乐无比!

这么多年来,从西汉的如待宰的猪羊,变成了东汉时期的能与皇帝共天下!

最后在三国末期终于走向了他们真正的巅峰时期。

在他们巅峰的时期,没有人能够动摇他们的根基,除了他们自己的内部!

外戚,內侍甚至强大的宦官,都无法和已经完全强大起来的世家相抗衡!

所以说,曹丕在黄初二年做的那件事,并不是单单逼死一个手无寸铁,无关紧要的皇后甄宓,而是他彻底的惹怒了世家!

中山郡无极县的甄家,虽然她们家算不得什么显赫名门,但是不可否认这是一个世家。

魏后妃之家,虽云富贵,未有若衰汉乘非其据,宰割朝政者也。鉴往易轨,於斯为美。追观陈群之议,栈潜之论,适足以为百王之规典,垂宪范乎后叶矣。

这就是《三国志》的作者陈寿用来形容甄宓所在甄家的话,完全能够看出,这真的是不简单。

甄宓先祖甄邯,官至太保后承,后被王莽拜为大司马,封承新公。

甄丰,奉车都尉,迁光禄勋,少傅左将军,拜大司马,封广阳侯,广新公。

甄寻,侍中,京兆尹。

之后到她父亲的时候已经完全落寞了,但仍然是一个上蔡令,还被封了安城乡敬候。

可是黄初二年,世家出身的甄宓甄夫人,被他的丈夫曹丕赐死了,儿子也险些被杀。

这些以后,曹丕确是立了郭皇后为皇后。

郭皇后或者说郭女王,虽然也算是家中时代为官,但是不过都是一群郡县之吏罢了!

而且自幼父母双亡,她的长兄死的也算是很早的,这种条件根本也够不到世家的原则。

所以说,将世家出身的甄宓赐死,换成了家境普通甚至就是寒门的郭女王,这本就是一个挑衅。

之所以说这是挑衅,而不是说郭女王有意陷害甄宓,是因为这个女人的人品相当不错。

虽然曹叡已经很努力的在抹黑自己的这个养母了,郭女王的亲戚也真不怎么样。

但是郭女王的人品也的确是对得起曹丕对他的信任和宠爱。

《魏书》:“后常敕戒表、武等曰:‘汉氏椒房之家,少能自全者,皆由骄奢,可不慎乎!’”

《魏书》:“后自在东宫,及即尊位,虽有异宠,心愈恭肃,供养永寿宫,以孝闻。是时柴贵人亦有宠,后教训奖导之。后宫诸贵人时有过失,常弥覆之,有谴让,辄为帝言其本末,帝或大有所怒,至为之顿首请罪,是以六宫无怨。性俭约,不好音乐,常慕汉明德马后之为人。’”

《三国志·卷五》:“五年,帝东征,后留许昌永始台。时霖雨百余日,城楼多坏,有司奏请移止。后曰:‘昔楚昭王出游,贞姜留渐台,江水至,使者迎而无符,不去,卒没。今帝在远,吾幸未有是患,而便移止,奈何?’群臣莫敢复言。”

《魏略》:“文帝以郭后无子,诏使子养帝。帝以母不以道终,意甚不平。后不获已,乃敬事郭后,旦夕因长御问起居,郭后亦自以无子,遂加慈爱。文帝始以帝不悦,有意欲以他姬子京兆王为嗣,故久不拜太子。”

从这些事情中看,郭女王胆大心细,知道自己丈夫要什么,想要干什么,能够干什么!

她家中亲戚不多,而且也的确是都非常的不靠谱,仗着曹丕宠幸郭女王经常干一些不要鼻子的事情。

不过这些人一直被郭女王压着,不让她的这群亲戚能够手握实权,让他们的祸害最多也就到恶心自己的地步。

从古到今,能够在最得宠的时候,将自家的外戚管理成这个模样,罕见了!

再加上曹叡,在甄宓去世之后,郭女王是曹丕力排众议生生的给她提上去的。

但是即便如此,曹丕仍然愿意将甄宓的儿子放到郭女王的膝下。

从很多史书上都能看到,曹丕是真的不喜欢这个长子,但是他为什么没有顺手弄死他,将曹礼扶上来,而是在最后的关头再次将这个长子变成了太子?

郭女王其中居功至伟,甚至我可以想象到当初的情景。

暴怒的曹丕要杀了甄宓,杀了甄宓的那个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儿子。

但是最后是郭女王硬顶着曹丕的利剑将那个被吓坏了的曹叡给请了回去,彻底的将曹叡给保护了起来!

不单单给他最好的老师和先生,身边的朋友以及属官郭女王都是找的最高的!

曹丕为了郭女王不惜和满朝大臣对着干,和这天下的世家提前撕破脸。

郭女王也愿意为了曹丕尽心尽力,哪怕明知道曹叡这个孩子恨自己入骨,仍然忍不住的好生照顾他!

哪怕卞太后三番五次的折腾她,甚至为了别人要废了她的皇后位,她也从来都没有任何的怨言。

所以这种模样性格的郭女王,不是一个贪图皇后之位的女人,也不是一个愿意为了一个位置去杀人的。

相比较而言…我更倾向于甄宓这个鼎鼎有名的才女真的和那个天下第一才子曹植有什么关系,这才惹怒了曹丕这个亲生老公!)

言归正传……

鄄城王曹植的名字出现在司马懿的口中,最后让众多文武大臣心中慌乱了!

不说其他,全天下都公认的一件事,曹魏太后卞太后就是一个最宠自己儿子的母亲!

而且这个母亲最宠爱的就是自己的儿子鄄城:王曹植!

为了这个儿子,卞太后不知道废了多么大的力气,让自己的大儿子多么的危难。

不过这些事情也算是已经过去了,卞太后宠爱曹植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可是那位鄄城王曹植可是每日只负责吃喝玩乐,从来不过问任何正事的,否则他也活不到现在的!

众臣对于司马懿能够说动鄄城王曹植这件事保持了不相信,而且现在就算是司马懿能够说动鄄城王曹植,那也来不及了!

看着仍然是满脸不解以及不信任的众多大臣同僚,司马懿继续说到。

“如今鄄城王曹植也在洛阳,若是我等同意的话,老夫可以去将鄄城王请来,想来有了这位王爷在,那位卞太后就算是不想出来也不能不出来了!”

司马懿的话让众多朝臣再次吃了一惊,他们不知道这个家伙是什么时间将鄄城王这么一尊大人物都给找来的。

当然,他们也不知道曹植是多大的胆子,居然还敢参和这里的事情!

“任城王曹彰,前来朝拜!”又是一声大吼传了过来。

听到这个声音,众多朝臣知道已经不能再拖拉了。

“仲达快去,我们请见大王!”无数的朝臣发生的呼喊了起来,仿佛鄄城王曹植能够给他们带来什么安全感一样!

“诸位放心,大王已经在路上了,我等现在还是应该努力的安抚任城王才是!”

“仲达说的有理!”大臣们听到鄄城王曹植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不由轻笑了一声,知道这是司马懿的算计,让他们都一起下水!

不过既然已经到了这里,任城王曹彰是无论如何也要面对的。

“请任城王!”

一声大吼,任城王曹彰终于成功走进了皇宫之中,不过这次里面没有他的那位兄长,有的全部都是豺狼虎豹!

不过他曹彰今日就是要降伏虎豹的!

曹彰十分自然的朝着里面走去,直到走到所有朝臣的最前面,这才停下了脚步!

曹丕没有留下太子,虽然他比较钟情于那个叫做曹礼的儿子,但是奈何这个儿子却是颇有些让他不满意的地方。

让他有些不知道应该如何,所以在御驾亲征的时候,干脆就没有设立监国太子,似乎也有着想要引蛇出洞的意思!

此时的任城王曹彰就现在那空荡荡的皇位下面,朝着那空荡荡的皇位,恭恭敬敬的躬身行礼!

这个动作让现在各怀鬼胎的朝臣们有些脸色难看,不过常年宦海生涯,让他们练就了一身好本事!

那就是脸不红气儿不喘!

“不知任城王来此,是有何要事啊?”

尚书令陈群勉强作为百官之首,自然是率先站了出来,朝着曹彰发出了喝问!

“你…刚刚在吼我?”曹彰没有据理力争,也没有和陈群讲明道理,更没有说明自己来洛阳城的理由!

就如同一个无知的妇人一般,朝着陈群冷冰冰的质问着…

“老夫…老夫…”陈群或许是因为没有想到曹彰会这般说,一时不慎直接愣住了。

就在曹魏的尚书令陈群还没想明白自己应该怎么回话的时候,他突然满脸惊恐的发现了一个硕大的拳头,朝着自己的脸上冲了过来!

“砰!”曹彰直接一记重拳就落在了他陈群的脸上,带出一大片淤青的同时,也让陈群直接昏倒在地!

将陈群打晕的曹彰没有丝毫停手,直接朝着他怒骂了起来,“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也敢和孤王放肆!”

说着话的同时,曹彰还在陈群的身上使劲儿的踹了几脚!

看着已经没了动静的陈群,众多朝廷大臣这才缓过神来,一拥而上想要将曹彰拉开!

但是…

“混账,尔敢作乱?”曹彰一声大吼,震的众人的耳朵都有些轰鸣。

再加上此时那一副怒火冲天的模样,哪里还敢上前放肆。

苏则和毌丘兴两个人也已经属于曹彰的老相识了,想要仗着交情上前劝说一番。

但是这还没等开口,两个人就一人挨了一脚丫子,毌丘兴比较倒霉,直接脑袋撞在了柱子上,让他昏了过去!

苏则倒是没有昏迷但是因为曹彰一脚丫子踹在了他的肋下,直接将他疼得直抽抽,半天都没有缓过劲儿来!

剩下的大臣,跑得快没刹住脚步的一人挨了一拳,让他们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牛撞山!

至于那些见机的快的,脑子比较灵光的,在曹彰怒吼拿出的那一刻,立刻就终止了自己的脚步,让自己免于遭受这么一次撞击。

即便如此,当大殿之中再次安静下来的时候,那已经是一片狼藉了。

而刚刚混乱的最中心,任城王曹彰仍然是傲然立在大殿之上,看着周围已经有些颤颤巍巍的朝着,露出了十分不屑的笑容,似乎就在看一群猪狗一样。

就在众多朝臣被曹彰的这种眼神和不屑快要彻底激怒的时候,大殿外再次传来了一个声音。

“鄄城王曹植,请求拜见!”

这一声通传,就像是救命稻草一样,拯救了大殿之中的各个朝臣。

“快请进来!”还不等曹彰发话,那些朝臣们便已经做主将曹植迎接了进来,同时更有机灵的朝臣还已经暗中安排内侍前去后宫了,去请这曹魏最为超然的那个存在,卞氏太后。

很快,就在曹彰满脸的不屑之中,曹植走了进来。

“鄄城王曹植,特来此朝拜....”曹植和曹彰一样,也是一路向前,想要走到最前面,然后朝着那个空荡荡的皇位行礼。

但是他刚刚走到曹彰的身边,话都只说了一半,就感觉自己的腰间传过来一股大力,然后....

“砰”刚刚还意气风发的曹植,此时就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地上,没有任何的气度所言。

“曹子文,你要干什么!”和其他人不同,曹植作为曹彰的亲生兄弟,这一脚他倒是能够承受的住,同时也不怕曹彰。

看着还在这里怒吼的曹植,曹彰直接冷哼一声,“谁让你站在某家身前的,挨打不正常么?”

“混账!”曹植被赞为才高八斗,大魏的无数男女都是他的忠实追捧,便是后宫之中也有着无数的追捧,甚至还包括了他的母妃卞太后也一直觉得他是自己的骄傲。

如今竟然被一个自己从来没有看得起的曹彰给一脚踹出去了,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哪里能够受得了。

曹彰眯着眼睛走到了曹植的面前,看着刚刚还在怒骂,此时却是满脸愤恨,却不敢再发一言的曹植,曹彰的眼神之中不屑之色更加的浓重了。

“你再敢废话,某家废了你!”

“你....”

“你试试我敢不敢!”曹彰知道曹植想要说什么,所以恶狠狠的模样,只用了一句话就让他闭嘴了。

与此同时看到这幅样子的曹彰和曹植,此时便是司马懿也有些慌了,他没有想到向来冲动的曹彰这次竟然如此不问青红皂白,或者说这次曹彰已经不是所谓的冲动了。

现在曹彰在司马懿等人的眼中,这就是赤裸裸的发狂。

作为曹氏的老臣,他们自然知道发怒的曹彰和发狂的曹彰是有什么区别的。

前者自己最多也就是挨上一顿胖揍,后者自己真的可能会没命,现在曹彰虽然还没有杀人,但是谁都不敢保证这个家伙就不敢杀人,而且一旦曹彰真的发了狂,北疆那些人也是一个变数!

别看牵昭,田豫还有梁习等人不会因为汉室的事情而冲锋陷阵,放弃北疆而不顾,但是他们若是得到了曹彰的命令,他们不敢不出现,也不会不出现。

至于为什么.....只要曹彰还活着,无论是匈奴还是乌桓,不管是鲜卑还是羌氐,他们不敢放肆,因为他们今天敢出兵,明天曹彰就敢去出征。

今天异族敢趁着曹彰有事的时候去边疆劫掠了一个村庄,明天他就敢带着大军屠杀的他们灭了种,这就是一个全天下公认的疯子!

曾经的曹丕说过,“以王之雄武,吞并巴蜀,如鸱衔腐鼠耳!”也正是因为这么一句话,在曹氏最危险的时候,西川和江东都只敢暗地里弄点小动作,不敢太过于放肆。

如今这个发了狂的曹彰再次出现在他们的眼中,这哪里能够让他们不紧张,不害怕。

“速去看看太后到了哪里,速去!”司马懿哪里还能顾得上让曹彰冷静,若是卞氏再不来,谁敢保证这个家伙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此时就在朝堂上气氛紧张到极致的时候,后宫之中,也是一副剑拔弩张之态。

得到了消息就要前往朝堂的卞太后此时正在和一个女人对峙着,双方谁也动弹不得,谁也奈何不得谁。

“郭女王,你的确是得了宠爱,但是你且记住,便是你家的陛下,也要称呼老身一声母上,你在这里拦住老身,你是想要干什么!”

如今将卞太后拦在这里的正是这大魏的皇后,郭女王郭皇后。

现在的郭皇后正是满脸的平静,只不过这平静之中带着浓浓的无奈。

前方的事情她自然也是得到了消息,当她知道曹植和曹彰同时出现的时候,她就知道那位稳居后宫的卞太后要出现了,但是她这次却是不能让这位太后再次出现了。

曹丕为了让后宫不参政,已经更改了很多的规矩,为了避免宦官干政,他直接废除中常侍和小黄门,改设散骑常侍,散骑侍郎两种官职,定员各四人,同时又宣布:严禁宦人干政、宦人为官,最高只能充任”诸署令“,从制度上铲除宦官干政的根源。为了传之久远,他还依照”国有大事则镂于金版“的古训,命人把上述政令镌刻在金属的简策上,然后珍藏于石室之中。

之后更是在赐死了甄宓的时候,再次发出了政令,禁止后宫干涉朝廷,所针对的就是那位一种宠溺着他弟弟曹植的卞太后。

郭女王看着自己面前的婆婆,她也知道这个女人肯定是不喜欢自己的,但是即便如此,她仍然是要拦住这个人,不能让她离开。

“陛下在不久刚刚下了诏书,夫妇人与政,乱之本也。自今以后,群臣不得奏事太后,后族之家不得当辅政之任,又不得横受茅土之爵;以此诏传后世,若有背违,天下共诛之。

臣妾还请母后能够稳居后宫,这前面的事情,便让那些男人们去冲锋陷阵吧。”

看着说话有理有据的郭女王,卞太后的脸色直接变得十分难看,甚至可以说难看到了极致。

“天下共诛之?你这皇后是要诛杀老身么?你是要趁着陛下不在,你要诛杀老身么?啊?”卞太后一巴掌就抽在了郭女王的脸色,响亮的耳光之声伴随着她的怒骂,直接镇住了周围所有的内侍和宫女。

郭女王嘴角已经被这一巴掌抽出了血,伸出手止住了想要上前的宫女内侍,继续这么看着卞太后,勉强露出了一个微笑,“母妃,臣妾也是知道自己刚刚说话有了错,但是陛下的命令犹在耳边,您只要回到寝宫之中,臣妾自会给您请罪,任凭您发落!”

卞太后看着仍然是不卑不亢模样的郭女王,心中再次出现了怒火,“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你凭什么阻拦老身,老身听闻植儿前来朝拜,前去看看老身的儿子,这有什么错!”

“母妃想要看鄄城王这当然没有错,臣妾会让人通传鄄城王,让他在朝拜结束之后就来朝拜您,您大可不必上前去!”

“胡闹!”卞太后看着仍然拦在自己面前不躲开的郭女王再次大怒了,“老身的植儿现在有了危险,老身要去看他,要去看他!”

“太后稳坐后宫,哪里知道的鄄城王会有危险!”郭女王丝毫不让,说起话来也是颇为霸气,“鄄城王身在朝堂,那里乃是我大魏最是安全的地方,怎么就会让他有危险,是谁告诉的太后,他会有危险!”

此时的郭女王已经有些咄咄逼人了,而那负责给卞太后传递消息的内侍看着仍然是不依不饶的郭女王也是颇为急躁。

但是郭女王和其他人不同,郭女王就和当初的卞氏一样,贤良淑德不说,更是深深的收到了曹丕的宠溺。

若是自己这个时候敢冒头,他敢保证郭女王定然直接杖毙了他,他如今非但不敢说出一句话,他还要祈求,千万不能让卞氏说漏了,若是卞氏说出了他的名字,想来他也得死在这。

最后在那人惊恐的眼神之中,卞氏虽然气的胸膛剧烈起伏,但是还是克制住了自己没有说出某个人的名字。

“老身现在就要去朝堂,就要去保护老身的植儿,你给老身让开!”卞太后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用势压人,但是也仅仅如此了。

“若是太后非要前去,那就赐死臣妾!”卞太后凶狠,郭女王更是凶狠,直接在她的面前一跪,一副求死的模样。

“你当老身不敢么!”卞太后看到这一幕,顿时就急了,“来人,赐白绫,赐白绫!”

看着一副求死心切的郭女王,再看看一副怒气冲冲要杀人的卞太后,一群内侍宫女是真的吓到了。

“臣妾多谢太后赐死,今日发生的种种,臣妾自然会让人如实禀告给陛下,让陛下不至于迁怒太后!”

郭女王一定到了这一步,仍然是没有任何的松口,就是一副要死在这里的模样。

同时激灵的内侍也赶紧制止了那些真敢动手的家伙,跑到了卞太后的耳边轻声说道。

“太后,若是郭皇后死在了这里,陛下自然是不会对您有什么想法,但是他定然会迁怒他人,有些事情外面的大臣可是不会管的,再说了,若是真的逼急了陛下,那还不是亲者痛,仇者快么!”

那内侍说完之后之后就退了下去,但是卞太后的脸色肉眼可见的好转了起来。

卞太后不是傻子,她当然知道这种事情不是胡说八道,若是今天她赐死了曹丕最喜欢的那个女人,曹丕定然不会和她这个当母亲的如何如何,但是他绝对敢生生的将曹植折磨到死,这种事情自己那个狠毒的儿子,做得出来。

“退下吧!”卞太后直接一声怒吼让那些真的揣着白绫,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内侍骂了下去。

“老身今天一定要过去,你且让开!”刚刚被劝住的卞太后,此时努力的用温和的语气说着话。

刚刚如此强硬的卞太后都没有办法让郭女王松口,如今卞太后服了软,可是郭女王还是那句话,“若是想要入朝堂,请太后将臣妾赐死!”

就是这么一句,让卞太后顿时感觉难以忍受,看着面前这个软硬不吃的东西,实在是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

而这个时候,朝堂上面的曹彰已经开始暴打朝臣和曹植了,至于司马懿再次派来催促的人看到这一幕也是吓了一跳。

但是不得不说这个家伙比其他人都要机灵,而且看到这一幕之后,那个侍卫并没有再次上前,而是找准方向直接朝着后宫之中郭皇后的寝宫内殿而去。

一刻钟之后,正跪在地上的郭女王突然收到了下人的传信。

“平原王曹叡在宫中突然看到了自己生母甄宓的画像,然后上吊自尽了,现在刚刚被抢下来还在昏迷之中。”

听到这个消息的郭女王哪里还顾得上阻拦卞太后,蹭的一下,直接站了起来,然后朝着寝宫内殿的方向跑去,身后则是她麾下的宫女太监。

卞太后看着已经立卡ID郭女王,神情之中带着些许的难言之色,最后轻声叹息之后,快速的朝着前面跑去,此时她心中再全都变成了他那个心心念念的儿子曹植。

当卞太后一路火急火燎的跑到了朝堂之时,他没有见到那所谓的混乱,甚至可以说非常的安静,只不过这个安静着实有些可怕!

满朝的文武百官,此时单单躺在地上人事不知的,便又尚书令陈群,尚书仆射司马懿,还有身为司徒的华歆,以及司空王朗,至于太尉钟繇倒是还没有昏迷,不过也是捂着胸口说不出话来。

至于太常邢颙,更是现在被一群官员围着,大有一副生死不知的模样。

至于其他的种种那更是惨不忍睹,至于卞太后最是担心的曹植倒是没有被打昏过去,但是眼角的乌青以及口鼻之处的鲜血还有身上些许的尘土泥泞都说明着,曹植刚刚也不算老实。

“曹子文!”卞太后一看自己儿子这般惨淡的模样,再看看那个颇为自傲的曹彰,顿时就怒骂了起来,丝毫不顾及这个男人也是她的儿子,也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你要干什么,你这是要干什么!”

曹彰刚刚将冲进来的兵丁护卫给打了出去,胸口还有些隐隐作痛,看到自己的母妃一出现,他本来刚想着这件事暂时到此为止,他给自己的母妃请安之后,也就算了。

今日闹成这样也算是闹够了,他觉得这群不知好歹的世家也该知道曹家不能辱没这件事了。

可是当他刚要硬顶着自己身子的不舒服给自己的母后行礼之时,他听到了自己母亲的那一声怒骂。

紧跟着,满脸阴沉,沉默不言的曹彰就看到了自己那端庄的母妃此时一点都不顾及自己的仪态和端庄,直接带着人来到了曹植的身边,亲手将他搀扶了起来,百般问候,生怕自己打疼了他。

“曹子文,这是你兄弟,这是你亲生兄弟啊,你怎么能够下的去这么狠的手!”卞太后的出现,让已经三十多岁的曹植找到了主心骨一般,顿时就开始了告状。

曹植的哭诉更是让卞太后怒火中烧,直接一巴掌抽在了曹彰的脸上,清脆的耳光上顿时传进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便是刚刚舒缓过一口气的苏则此时看到这一幕,都被这一巴掌气的直接背过气儿去。

曹彰或许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给打的有些迷茫,转过头看着自己那个怒气冲冲的母亲,看着仍然怒气未消,一副要择人而噬的母亲。

“母后...”

“莫要叫我!”卞氏再次大吼一声打断了曹彰的话,“你和你那哥哥关系好,每日过得风生水起,安安稳稳,你何时为我这个可怜的儿子,你们可怜的兄弟想过。

这几年,你们自己看看他迁徙过多少次了,就从来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就从来没有安稳过,你们可曾想过他!”

说起来卞太后的委屈那也是十分厉害的。

他有四个儿子,丕,植,彰,熊不说更是还收养了很多孩子,曹真曹子丹,秦朗,典满,郭奕等人都是被他教育的,剩下的包括曹冲和曹亮等人也经常受她恩惠。

她作为一个母亲,嫡母,养母那真的是十分合格的,但是在曹植这里她真的是感觉到了无比的愧疚。

当初双子争位,曹植和曹丕都是他的儿子,相比较于更加独立的曹丕,曹植从小就被他宠着,加上文采斐然,自然是得到了她和曹操的喜欢。

虽然当初卞太后没有吭声,对于这件事也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但是当时的那个情况,没有表态那就是对曹植最大的支持了。

因为这说明魏王和魏王后夫妻两个人也支持曹植和自己的哥哥相争。

之后曹丕胜利了,然后曹植安安稳稳的生活着,曹操和当时还是王后的卞氏两个人合力保护着这个仿佛只关心风月的男人。

这个样子让曹丕无可奈何,只能等待这机会,他们不在乎曹植当初将曹丕逼迫成了什么模样,他们只在乎自己的儿子不能收到伤害,当然曹丕也是自己的儿子,对于这一点他们也没有否认。

之后曹丕当上了魏王,对曹植想要报复,卞氏将他拦了下来,曹丕只要召唤曹植,不管是他想要干什么,卞氏就必须在场,生怕自己的这个宝贝儿子受到了什么委屈。

等到了曹植之后被一定当上了皇帝的曹丕多番刁难之后,更是不断的哀求和吵闹,为了曹植,她也真的是费劲了心思了。

或许就是因为卞氏的这种宠爱,曹植不断的放肆和挑衅,堂而皇之的祭奠汉室,刘协还没有死呢,竟然直接些悼文,甚至还公然写出来了《洛神赋》这种东西,这种挑衅简直就是过分了。

不过有了卞太后的宠爱,曹植这些事情完全没有得到他最应该收到的惩处,甚至于他现在都像是一个任性的孩子一样,挑衅了自己另一个兄弟曹彰曹子文。

此时看着暴怒不已的卞太后,再看着那个一副沾沾自喜模样的曹植,曹彰心头突然涌现出了无穷的怒气。

“母后....”

“啪!”又是一个耳光,“别叫老身母后,老身担不起!”

这就是在给自己的儿子出气,因为曹植曾经告诉过她,若是自己心中有气出不来,自己就没有办法做到才思泉涌,也没有办法做到安养身体。

再次挨了一耳光的曹彰,看着身边的那些都沉默不做声的大臣们,突然轻笑了一声,“真是...带着那些昏过去的大人们退下吧,还在这里干什么,看孤王的笑话么?”

听到曹彰的话之后,众多大臣二话不说就个各自离开了,他们可不是什么皇亲贵族,也不是和卞太后那般的厉害,若是他们今日看了这些不该看的,哪天这些事情传出去了。

晕倒的没事儿,他们这群没有晕倒的,可就不太安生了,也就是这个时候,他们这群人看着这群昏迷不醒的大臣们,那是相当的佩服。

要不然怎么人家说这能做到三公九卿,该晕就晕,不惹事儿,这是规矩。

就在他们正抬着几个人准备离开的时候,他们再次听到了一句让他们心惊胆战的话来。

“母后应该在后宫安养身体,是如何来到这朝堂之上,知道儿子对曹植不恭的?”曹彰看着一副不想和自己说话的母亲,他身上的那股疯狂甚至是癫狂的劲头又起来了。

“怎么,难不成你也要让众臣将你的母后诛之吗?”卞太后直接露出了冷笑,“来,正好将我们娘俩一起杀了!”

曹彰看着努力冲冲甚至是毫不讲理的卞太后,没有和郭女王一样多说什么废话,而是直接将的目光放到了他母后身后的那些宫女内侍上面。

“能够告诉母后这件事情的也就是你们这群人了,你们的样子孤王已经记住了,等到陛下回来,孤王会一个个的将你们找出来,你们放心,你们所有的亲族家眷,都会下去陪你们!”

这么赤裸裸的威胁让卞太后身后的宫女太监顿时吓得都跪了下去,同时让卞太后的脸色也十分的难看。。

看着满脸凶狠的曹彰,卞太后露出了一脸冷笑,“好,好,真好啊,儿子大了,要杀自己的母亲了!”

“孩儿不敢,只不过这些人的存在,对母后的安危不太好!”

“你这个不孝子的存在,才会让老身感觉到不安全!”

“噗嗤~”长剑刺胸,鲜血蓬见,淋了卞太后满头满脸。

“既然母亲这般说,那儿子便自尽在您的面前!”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新书推荐: 不可名状的大航海 医旅研途 世转千秋 重启火星 我只是在假装爱你 酒酿相思 霜月红于二叶花 杜朵梦之血烬冰心 龙相风水师 于他心上做刀锋